执迷

不疯魔不成活

故事64

章六十四

      “呕……”张继科趴在床上吐的撕心裂肺,他虽然出江湖已久,但却是第一次干取人性命的事。

      邱贻可靠在门外,颇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,“科子这不行啊,好歹也是咱肖门的人,怎么连龙崽都比不过?”

      陈玘锤了邱贻可一下,“少说风凉话吧你,你当时好哪儿去了?再说了,科子好歹是咱师弟,他都难受成这样了,你这个作师兄的也不知道过去安慰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邱贻可翻了个白眼,“容我提醒你一句,那是咱俩的师弟,你能不能也有点身为师兄的自觉?”

      “可是,万一小龙崽把这些都憋心里咋办?会憋坏的!”陈玘有些担心的去看马龙,马龙靠在树下,抱着一只鸡腿,啃的正欢。

      “你那担心都是多余的,你看他哪点儿像有事儿的?”邱贻可顺着陈玘的目光看去,“早都跟你说了,这崽子不像他表面那么乖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敢说我小龙崽的坏话?”陈玘瞪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“行了你俩!”郝帅走了出来,“可以好不容易睡下了你俩再给他吵起来,都回去休息吧,明天还是场硬仗啊,科子这情况……实在不行跟师父说一声,明天就先不带他了吧!”

      马龙啃完了手中的鸡腿,盯着不远处的陈玘三人,眼球一转,转身猫进了一旁的草丛。

      张继科是被噩梦惊醒的,一睁眼,让趴在床头的马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“嘘!”马龙连忙伸手捂他的嘴,“别叫,帅哥守在外面呢,我可是偷着溜进来的!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有些不服气的拍掉了马龙的手,压低声音道,“你来干吗?还有,为什么你没事情?”

      马龙眨眨眼,“谁说的,我第一次取人性命的的时候跟你一样啊!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点点头,又猛地睁大了眼睛,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  马龙手上的第一条命,是那个少林弟子,虽然现在江湖上都认为那是东瀛人干的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不是这样的,是他模仿了那东瀛人的招式,伤了那少林弟子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然后呢?

      他自己一个人趴在河边吐了又吐,手臂上的皮肤被他搓的通红,直到天蒙蒙亮,他才从地上爬起来,洗了把脸,带着一堆吃的,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张继科哆嗦着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“继科儿,我必须熬过来的,因为我一定要守着我师父!”马龙摇摇头,“我可以恐惧,可以害怕,但是却不能退缩。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哼了一声,“就你这觉悟,你师父听了怕是要揍你哟!”

      “我才不管呢!我就要我师父好好的!”马龙伸手推了推张继科,“你靠里点儿,给我留个地儿,这大晚上的你不会要我一个人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 “马龙你真的一点都不乖!”张继科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,但还是往墙边挪了挪,匀了半个身位。

      “继科儿,你听说过郎将军吗?”马龙爬到床上,凑到张继科耳边问道。

      “行了,这俩明天都不会有事儿了,你放心睡去吧!”门外秦志戬拍了拍郝帅的肩膀。

     “秦叔,龙崽……”郝帅还是有些担心马龙,这心理关不好过啊,万一再有点什么,以后怎么办啊?

      秦志戬没说话,听到房间里没了声响,轻手轻脚的合上了轻开的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觉得老福特和我有仇 

明明是连手都没牵的清水文

居然各种驳回

上章走链接

以及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62

章六十二

      秦志戬看着面前吃的正香的小胖子,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,“胖啊,你出来前跟师父说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樊振东抹了把嘴,摇了摇头,随即看向林高远,“我是来找人算账的!”

      林高远有些委屈的往马龙身后缩了缩,刚刚他正和周雨在讨论左手剑,樊振东就从门外冲了进来,拉着周雨冲他喊,“林高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林高远一直觉得樊振东不太好相处,这个第一次碰面就霸占了他所有零食的人,后来又抢他饭吃的人,而且明明他才是哥哥啊,为什么还要被这小胖子逼着喊他东哥。

      马龙的眼睛瞬间就不友好了,脑内过了许多种他的小远儿被眼前这小胖子各种欺负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周雨多少也有些尴尬,严格说起来他更喜欢林高远一点,毕竟是他娘子不是?但是小胖还是个孩子,有些事情做的不对,还是要教育为主啊。

      樊振东一看林高远躲着他更不乐意了,他做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啊!弄的自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,吴长老不愿意他们剩饭,他都勉为其难的帮他解决掉了,别人欺负他他都给赶跑了,这怎么最后怕的居然是他?

      林高远有个坏习惯,总喜欢将最喜欢的东西留到最后,跟着马龙的时候马龙也惯着他,偶尔会念叨他两句却从不跟他抢,可是跟着吴敬平离开后就不一样了,当他好不容易把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解决掉,就有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将食物从他眼前劫走,然后三两口的解决掉,还一脸凶巴巴的嫌弃他这点东西都吃不上。

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小胖先在这儿住下吧!”秦志戬烦闷的挥了挥手,“我回头通知师傅,让他把你们几个都接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趴在门口看热闹的许昕突然被师父点了名,差点跳起来,“我不会去!为什么让我回去?我师兄就能不回去?”

      “瞎子不回去我也不会去!”方博仗着许昕先开闹,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昂~?大昕儿,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?”马龙笑眯眯的回头,许昕立刻像被掐住了七寸一样拼命的摇头。

      “不会不会不会,师兄,我怎么会对你有意见?我这不是想留下来给你和老张帮个忙吗?你说森哥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许昕!”秦志戬连忙出声制止,生怕他一个不小心说漏什么,毕竟之前也没少惹事儿不是。

      “那小远儿今晚跟我睡吧!”马龙将林高远往身边拉了拉,抬头看向秦志戬。

      “那小胖来我这儿啊!”张继科走过去牵樊振东的手,别以为他没看强马龙刚刚严重的敌意,都是孩子,打打架怎么了?谁还没有个能护着的哥哥。

      樊振东鼓着脸看了看林高远,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,来日方长,账可以慢慢算,没必要逞一时之气而坏了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林高远见此终于松了一口气,他又不是自己跑出来的,干嘛要怪他啊!而且他不是给这小胖子留了一封信了吗?干嘛一副要找自己算账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宗门里,找不到樊振东的吴敬平敲开了王楚钦的房门,在得到否定的消息后又转头去了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啊?”王楚钦看着吴敬平离开的身影抓了抓脑袋,随即猛地一拍,“坏了!远哥的信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61

章六十一

      闫森站在百草谷的入口前很是纠结,他也没想到那少年会跑进百草谷中,百草谷的武功在武林中排不到前列,但以他现在的状况想要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他不认为那个少年会是百草谷的人,毕竟这种上乘的轻功,绝对不会是出自百草谷,那一定就是江湖上比较有名的门派了,闫森目光微冷。

      闫森咬咬牙,到底还是想将那玉佩取回,这么重要的东西丢了也没来追,不知道人是不是也伤了。

  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独闯我百草谷?”宁谷主摸了摸胡子,有些不满的看向闫森,纵然已经答应了秦志戬,但在他看来,魔教终归是魔教,再怎么与人为善,也还是要提防着点。

      “谷主见谅,闫森并非前来寻衅,只是之前有一小贼取走我玉佩,闫森追他至此,怎料他竟跑入谷中,闫森无法值得跟随。”闫森躬身行礼,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宁谷主想想之前跑进来的于子洋,有些心虚的咳嗽了一声,“那小贼我已命人将他赶走,不过他身上携带的那枚玉佩倒是没有带走。”

      闫森心下大喜,“那就请谷主将玉佩还于闫森吧,闫森定当谨记谷主恩情,他日必当重谢!”

      宁谷主晃了晃脑袋,“还你也不是不可以,只是你一魔教弟子闯进我百草谷,又毫发无伤的退出去,这要传出去了,你让大家怎么看我们百草谷?”

      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闫森心里一紧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“你留下来帮我试药吧!我这儿正好缺个试药的,如果成功了,玉佩还你,我亲自送你出谷!”宁谷主眯着眼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可以!”闫森想了想,点头应下,自己现在已经这样了,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比现在更坏了。

      “大力!王大力!你人呢,快出来!有闫森的消息了!”陈玘风风火火的从门外闯了进来,郝帅那边刚刚传来的消息,闫森去了百草谷,据说是求医,当真是病急乱投医,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,百草谷凭什么出手帮他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一个副将在这大叫大嚷的,成何体统?”王励勤没出来,倒是先把秦志戬招来了。

      “那啥……”陈玘连忙站定,理了理自己的衣衫,平复下心情,开口道,“有闫森的消息了!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平静的点了点头,反倒让陈玘的心里打起了鼓。

      陈玘想法很简单,他生王励勤的气,那是他和王励勤之间的问题,他那么担心闫森,他这儿有了闫森的消息,怎么也要告诉他一声。

      “你师父已经跟我说了。”秦志戬点点头,“我没让他去,我需要的是,不管面对什么,他都能顶起来,而不是一副天塌了的样子,他想去找闫森,可以,只要他和昕子或小雨任何一人配合,打过龙崽和继科,我就让他去。”

      自家师弟应该会放水的吧,陈玘默默的想到,“那秦叔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国梁跟着去了,他是掌门的亲传弟子,其他门派怎样也要给他三分薄面,不会让你师父有事的。”秦志戬看着一旁快要燃尽的香,不满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陈玘抓了抓脑袋,退了出去,既然刘国梁和他师父在一起,他自然是不用担心什么了,毕竟曾经的刘代掌门,也是个人物啊。

      院内,张继科费劲心思终于让对方打掉了自己手里的剑,想着二打一马龙估计也撑不了多久,追过去的话,大概还是赶得上自家师父的,可是下一秒,许昕也扔掉了手里的剑,扑过来搂着他向场边走去,还不忘幸灾乐祸的说道,“姓张的你完了,我师兄说了,你要是敢放水的话他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  周雨和林高远靠在一起,对着场中的两人指指点点,不知在比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门外,一个白乎乎的小胖子抬起了头,“哼!林高远真是太不够意思了!居然把我撇下自己跑了!走之前也不知道说一声!所以我真的生气了!哄不好的那种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高远真是越看越可爱

而且还很容易害羞

很容易欺负的样子啊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60

章六十

      “请转告秦公子,宁某定当竭尽全力完成他的嘱托,请他放心。”百草谷的谷主从于子洋手中接过了一个小匣子,凑近鼻前闻了闻,喜笑颜开的道,“不愧是秦公子,这么难弄的东西都能弄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于子洋摆了摆手,他这几天为了躲开闫森几乎是去了半条命,现下好不容易能把这尊佛给交出去了,他瞬间就有了种逃出生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“谷主。”于子洋将怀中的玉佩抵触,“这玉佩对他来说很重要,您只需要用这个就能将他留下。”

      这是之前马龙教他的,王励勤为了找闫森整个人都是恍惚的,别说丢一块玉佩了,估计就是师弟丢了他也觉察不了,而闫森自然是识得这块玉佩的,他这一走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肯回去,总是要有个睹物思人的物件。

      “啊,师父果然是师父啊!”于子洋当时满是崇拜的伸手去接玉佩。

      马龙没松手,盯着于子洋看了半晌,笑了,“这是我的主意啊,不过师父觉得这件事你来做比较好,毕竟这些事儿还不能让玘哥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于子洋接过玉佩,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,“师父也真舍得,这百年难得的奇药就这样送给了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你也不用担心。”马龙眨了眨眼睛,“这药早晚是要用森哥身上的,不然师父何苦废那么大力气把它求来,其实辉哥当时有提过一句,只是这药确实难寻,辉哥也没想到师父能找到……总之也是便宜这谷主了,治好了森哥对他们百草谷也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们都是伪君子吗?就不怕他们反悔,侵吞了这药而不给森哥医治。”于子洋回想了下从他师兄口中知道的那些事情,觉得他的担心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  “这你放心,只要森哥踏进百草谷一步,江湖上就会有百草谷不计前嫌全力救治肖门弟子的言论,他要是不想砸了自家招牌,肯定是要全力救治。”马龙揉了揉小师弟的脑袋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“龙哥,这不会也是……”于子洋吞了口口水,这个师兄有点可怕啊。

      “哦,这是师父干的。”马龙笑眯眯的回答了小师弟的问题,“森哥自己钻进了死胡同,家是不会回了,所以百草谷是唯一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于子洋看着笑眯眯的马龙,觉得自己大概是掉进狐狸窝了,明明自家师父看起来那么的儒雅,龙师兄那么的乖巧。

      全都是假象……

      肖战发现张继科最近有点黏他,走到哪儿都要跟着,要是碰上了秦门,绝对会找个理由拉着他离开,肖战摸不着头脑,所以抓着张继科直接了当的问道,“你小子是不是又和龙崽吵架了,人孩子那么乖,你别老欺负他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心里委屈,又不能明说,他师父这些年带他们几个不省心的也不容易,难得遇到个喜欢的,可是终归还是要将门当户对啊,他们本来就这样了,总不好再拖累别人吧。

      “肖叔,肖叔!”马龙拿着剑哒哒哒的跑了进来,后面还跟着秦志戬。

      马龙坚持说他自己会迷路,秦志戬考虑到自家徒弟确实迷路的次数不在少数,所以每次他要练剑的时候,都特意绕路给他送过来。

      “哟,龙崽来找科子练剑了?”肖战看到马龙,整张脸都柔和了许多,也顾不上张继科怎么说了,直接将两人推了出去,嘴里还不忘叮嘱道,“去吧去吧,你俩都小心点,别伤着了,我回头喊玘子他们去指导指导你俩。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张张嘴,眼瞅着肖战走到了秦志戬身旁,一时有些气闷。

      “阿戬,闫森他怎么样了?”肖战看着两个小崽儿走出老远,才有些担忧的问向秦志戬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天去现场看我龙和我胖

惦记下在主场打比赛的我远

以及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9

章五十九

      陈玘这几天对王励勤的态度很恶劣,碰上了直接头一扭,再重重的哼上一声,只不过王励勤没心情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  王励勤这几天让秦志戬折腾的够呛,不用说,他之前和许昕的双剑也失败了,秦志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求助吴敬平,将师门的周雨和林高远一起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周雨手里拿着剑抖得不成样子,似哭非哭的看向秦志戬,“秦师叔,我这……不行的,我会拖累力哥的!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淡定的喝了一口茶,拍了拍周雨的脑袋,“你放心打就成,还指不定谁拖累谁呢。”

      陈玘站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开了口,“就是就是,还指不定谁拖累谁呢!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伸手去拉陈玘,让他不要太过分,马龙的声音却突然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  “玘哥,玘哥?你是不是在里面?”

      陈玘整个人一僵,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张继科的眼前,张继科愣了愣,找人的不是陈玘最疼爱的小龙崽吗?这怎么跟躲洪水猛兽似的。

      马龙敲门进来,先给秦志戬行了礼,然后扭头问张继科,“继科儿,玘哥呢?我刚刚明明听到他的声音了!”

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张继科四下看了看,摇了摇头,“他不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我明明听到了啊!”马龙皱着眉头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“我师兄真不在这儿,要不你去别地儿找找他?”张继科劝道。

      马龙盯了他半晌,在张继科崩溃前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陈玘最后是让马龙给堵在了自己房间里,自从找陈玘说了那件事后,陈玘就开始躲他,找了好几天人的马龙终于耐心尽失,冲进陈玘房间就喊,“陈玘你要是再不出来以后就别想我理你了!”

      贴在屋顶的陈玘认命的叹了口气,翻身下来,龙崽这小脾气真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马龙找陈玘的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撮合一下肖战和秦志戬,张继科找邱贻可这事儿邱贻可后来告诉了陈玘,结果陈玘那边还没下决定呢,马龙就来找他了,还是为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“龙崽……”陈玘叹了口气,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与我们纠缠的太深对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所以才不能轻易地错过啊!”半晌,马龙开了口,“如果力哥和森哥当时能够说清楚,现在或许就不会这么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有区别吗?”陈玘抓抓头发。

      “自然有啊。”马龙肯定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说开了的话,森哥反而就有了留下来的理由。玘哥,我们都不知道意外会不会先一步到来,为何要把遗憾留给自己呢?”

      陈玘沉默半晌,点了点头,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“没想好。”马龙无辜的眨着眼睛看陈玘,陈玘一口气堵在胸间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,动手吧他舍不得,不动手吧,这崽儿说话也太气人了!

      “玘哥你别急,我们一步一步来。”马龙多了解陈玘啊,一看陈玘这样连忙奶声奶气的安慰道,反正他玘哥很吃这套。

      陈玘确实很吃这套,伸手揉了揉马龙的脑袋,嘱咐道,“行吧,你慢慢想,想出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马龙点点头,“昂,玘哥这事儿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!”

      “成!不告诉别人!”陈玘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去仁川看总决赛啊

可是护照还没下来

心塞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8

章五十八

      由于自家好摆布的师弟不在,需要帮手的张继科和马龙分别找上了邱贻可和陈玘。

      “啥玩意儿?你是说师父喜欢秦叔?不能吧?”从张继科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邱贻可有些不敢置信,“他俩性格相差这么大,再说了,就算师父喜欢秦叔,人秦叔能看上他?”

      “那辉哥他俩性格差距还大呢,还不是整天黏在一起。”张继科不乐意了,“再说了,咱师父也不差啊,怎么就不能有人喜欢了!”

     “那要是互相喜欢你干啥还要给人拆了!”邱贻可给了张继科一下,“那可是咱师父,你这样做多伤他心啊!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抱着脑袋有些委屈的小声道,“我这不是怕他……你看看森哥和力哥,力哥这样没日没夜的找他都成什么样子了,秦叔都拦不住他,那森哥头上可还顶着蔡掌门的名号呢,那些人都打算痛下杀手,这要是放到咱们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邱贻可沉默了,他们这一门都是亡命徒,或许真的不知该和秦志戬他们这些能站到明处的人有太多的牵扯,武林中的人明着虽然不会说些什么,但暗地里怎么去猜测蔡门的他还是能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“可是这……”邱贻可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  张继科摇摇头,默默的退出房间,给邱贻可留出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秦志戬拉扯着自家醉醺醺的徒弟有些气闷,这都像什么样子!男子汉顶天立地的,怎么能被儿女私情困住!他就不信了,离了闫森,他徒弟就配不成双剑了!

      许昕刚回宗门没多久,就又被吴敬平给送了回来,在看到秦志戬的第一眼,许昕转身就抱上了身边的树,惊慌的喊道,“师父哟,师父!不是我自己跑出来的!我发誓!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看着没出息的徒弟,淡定的开口,“我知道,因为是我让我师父给你送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许昕被推到练武场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,这怎么就突然要和自家大师兄配双打了呢?

      练武场上气氛有点凝重,王励勤低着头,看也不看站在他面前的陈玘。

      陈玘先憋不住了,把手里的剑往地上一摔,指着王励勤的鼻子就吼,“姓王的你够了啊!回防你都不会回防,你当年是这么闫森配的?老子就算再厉害,也不可能护着你打俩人吧!”

      王励勤充耳不闻,闫森说不想耽误了他,可是现在他似乎也要拖累别人了,他不是不知道师父的意思,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打,只是他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“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样啊?”陈玘彻底来气了,“森哥离开了你就只是伤心吗?我们都在拼命的练习,希望有朝一日能给他报仇,你呢?什么都不干一天到晚的这样子给谁看!”

      王励勤动了动,却还是没有了反应,陈玘让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气的失去了理智,抬手就要挥拳。

      “玘子!”秦志戬的声音突然响起,马龙从秦志戬身后跑了过来,拉下陈玘的手,拽着他往外走,边走边说,“玘哥你别气了,让我师父教训他,你要是再被辉哥他俩抓住打架,又要罚你喂猪去了!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的脸色阴的难看,他用下巴指了指王励勤,对许昕说道,“昕子,去和你师兄配个双剑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远处,看着这一切的邱贻可叹了口气,扭头看向张继科,“行吧,就按你说的办吧,不过你这样对咱师父和秦叔的话,龙崽知道了会不会怨你这样对他师父?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扯了扯嘴角,“这你不用担心,龙他巴不得咱师父离他师父远点呢,这么大个人了,还跟个小孩子似的,就怕他师父给他找个师母就不要他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恭喜蟒蟒三杀张本

希望能成功吃下皮皮虾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7

章五十七

      马龙依着秦志戬的命令,和张继科远远的跟着王励勤,看着他逢人就问,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,他知道他师兄的心思,也知道闫森的心思,可两人谁都没有那个开口的意思,他看在眼里内心实在是焦急,总想着有机会能将两人之间的这层窗户纸捅破,却到现在都没来得及。

      张继科心里也不太是滋味,虽然他长相和名号都很凶,但内心却是个柔软的,闫森和王励勤的事他都看在眼中,可意外来的总是那样突然。

      他想到了他的师父,他的师兄师弟和他自己,闫森是因为魔教的身份才被人偷袭的,他们自然也无法脱身,他不会去埋怨自己的师父,却无法不去埋怨这世道的不公,凭什么,就因为他们是魔教的人就要遭受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  张继科扭头看了看身边的马龙,他俩经常在一起出现,到最后马龙会不会因为自己而被拖累?张继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不敢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“继科儿,你怎么了?”马龙奇怪的扭头去看张继科。

  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我就是在担心森哥,也不知道师父他们那边有消息没。”张继科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提起这事儿马龙也心虚,知道闫森去处的,除了那几个师父,就是他还有他那个到现在都没人知晓的小师弟了,秦志戬说闫森也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,如果强行把他带回来,他迟早还是要离开的。

      “那多劝劝师兄和继科儿他们不就好了吗?”马龙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问秦志戬的。

      秦志戬手都懒得抬,用下巴指了指肖战,“你问问你肖叔,他这几个徒弟什么时候听过劝!”

      肖战尴尬的笑了笑,愈发觉得马龙乖巧起来。

      许昕被秦志戬用这个理由送回了蔡门,一起送走的,还有个哭着喊着要去找森哥的方博,肖战被他吵得实在不行,又不能说出真相,索性一掌劈在了方博后颈。

      许昕有些惊悚的看着昏睡过去方博,咽了口口水,举着手跟秦志戬保证,“师父我自己能走!路上保证不逃!保证回去乖乖的不惹事!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满意的点了点头,伸手揉了揉许昕的脑袋,“乖!”

      肖战晚上回房的时候,在门口捡到了自家徒弟。

      张继科也不知道在肖战房门前等了多久,两只耳朵冻的通红。

      “你自己就不知道进去等着?”肖战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懂规矩了?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一眼不发的跟在肖战身后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“说吧,你又有啥事儿?”肖战深知自家徒弟的性子,知道他不会轻易地开口,索性自己先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秦志戬看了看趴在他身旁一脸乖巧的马龙,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,他这个徒弟也就看着乖,“说吧,你有什么事情!”

      “我说,你别追我了成吗?”于子洋气喘吁吁的靠着一棵树喘气,闫森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满是警惕的看着他,于子洋有点后悔如此轻易地听信了自家师父的话。

      这就是块膏药,根本甩不掉吗!!

      “我说,就为了这么一块破玉你至于吗?”于子洋将玉佩再次取出,然后飞快的躲开了冲过来的闫森。

      “把它还我!”闫森目光微冷,伸手对于子洋说。

      “还你?”于子洋瞪着眼睛,“这玉明明是那大个子的,怎么就成了还你呢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昨晚被高远暴击

一夜没睡

今早亲戚来探

折磨的我死去活来

佛系佛系

以及

搞事继续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6

章五十六

      “不好了!森哥不见了!!”方博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张继科的房间,也顾不得张继科会不会发脾气,直接扑过去掀了张继科的被子。

      “谁啊,大清早的!”张继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“还让不让人睡了?”

      “师兄你别睡了!森哥不见了!”方博整个人一下子压在了张继科的身上,扯着喉咙喊。

      “森哥……森哥不见了?”张继科猛地起身,差点把方博给掀到地上,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“哎我去……”方博连忙站直身子,“森哥不见了,你赶紧起来跟我们找人去!”

      闫森头一天晚上是被王励勤给带回了的,整个人醉醺醺的,还没忘了将王励勤赶回自己的房间,结果第二天,人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不该留他一个人的!”王励勤声音满是痛苦,“我明明该知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许昕红着眼睛,扯着马龙的衣袖,不安的看着王励勤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”马龙看着迎面走来的张继科和方博,“找到森哥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和方博找了很多地方,可闫森就像蒸发了一样,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到。

      “也不知道师父那边怎么样了?”马龙整张脸皱到了一起,还不忘伸手拍了拍身旁的许昕,森哥这一走,愧疚都快把许昕压垮了,平时就知道傻乐的师弟也不傻乐了,连力哥也整天失魂落魄的,这要是不赶紧找到人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秦志戬接过千机阁传来的消息后沉默了好久,随即找来了刘国梁几人,将手中的消息递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孔令辉将消息递回,抬头看了看秦志戬,“我还不知道你?你能把我们都喊来,指定有什么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秦志戬瞅了瞅肖战,扭头盯着孔令辉,“……你觉得,百草谷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于子洋嘴里咬着根稻草,百无聊赖的坐在小路旁,他的师父给了他一个很艰巨的任务,就是把那个从这里经过的剑客尽量的往百草谷的方向引。

      于子洋是秦志戬在外面收的弟子,于子洋的爹也是朝中数一数二的大员,秦志戬那次偶然碰见,觉得这孩子实在是颗苗子,只是他家中还是希望他能考取功名,便只收他做了一个门外弟子,这件事除了他,只有马龙知道。

      于子洋最先起来的是轻功,换句话说就是逃命的功夫最好,秦志戬也没指望他能抗住闫森的进攻,就算闫森手上了,对付于子洋还是没有问题的,所以于子洋要做的,就是凭借他优越的轻功,快速脱身。

      于子洋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,连忙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佩,拿在指尖把玩,那是马龙交给他的,据说是他大师兄贴身带着的。

      闫森虽然离开了兵营,自己却完全不知道该去何处落脚,蔡门他是不能回去了,肖门就更不可能了,大概还是要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      突然,闫森的目光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“你手中的这个是哪里来的?”闫森停在于子洋的面前,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多少还是有些让于子洋打怵,不过他还记得自己的任务,将手举到闫森的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“你说这个?好看不,我前两天遇到了一个大个子!看起来挺厉害的,没想到……哎呦,这是那大个子的东西,我觉得好看,就抢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下一秒,于子洋快速的从地上跳起,“哎,你这人怎么回事?不打招呼就动手,我可告诉你,这东西到小爷手里,可就是小爷的了,你可别想抢了去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何棒棒哒

吃掉石川这个大号经验包

杀进年度总决赛

小何冲鸭

以及

我爱搞事

搞事使我快乐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5

章五十五

      闫森来到练武场已经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彼时马龙正拉着许昕一起拿着剑凶残的怼着张继科,方博蹲在一旁咔嚓咔嚓的嗑着瓜子,偶尔给马龙喊两声助威。

      闫森瞅着马龙奶凶奶凶的样子一下子就乐了,也不知道张继科又怎么惹着马龙了,反正他俩间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打一架,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马龙赢。

      “龙崽。”闫森冲着马龙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“森哥?”马龙诧异的回头,然后收了剑快速的跳到了闫森身边。

      “科子这孩子又惹你了?”闫森伸手揉了揉马龙的脑袋,虽说张继科才是自家的孩子,但他向来对乖孩子没啥抵抗力。

      闫森伸手在怀里掏了掏,塞给了马龙一个油纸包,自从秦志戬拒绝再来给他按摩后,这担子就落在了孔令辉一个人的身上,孔令辉没介意,来的时候总会给他带些零嘴,美曰其名是怕他喝药太苦,实际上带来的零嘴大部分还是进了孔令辉的肚子。

      “昂~!”马龙提起这事儿还有些委屈,秦志戬底下有个会捏泥人的兵,捏出来的小人个个栩栩如生,他磨了好久才捧回来的一个小兵人,还没过夜就被张继科给打碎了,这他必须不能忍啊!

      “闫森!”王励勤匆匆忙忙的从另一边赶来,他端着药去了闫森的房间却没见到人,慌忙出来找人。

      闫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,扭头对王励勤说,“龙崽,陪我和你力哥打一场吧!”

      马龙看了看一旁的王励勤,迟疑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许昕拿着剑有些跃跃欲试,他和眼神一样都是左手剑,对他来说,闫森一直是他所追赶的目标,这难得有了次能和偶像交手的机会,他一定要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  闫森看着被打掉在地上的剑有些愣神,而认真和偶像对决的许昕在被自家师兄们无情的怼倒在地上时,有一瞬间的愣神,随即猛地从地上跳起,有些慌乱的喊了一声,“森哥?”

      闫森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“我有点累了,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森哥!”马龙紧跟着向前迈了一步,有些无措的看向王励勤。

      “龙崽你乖啊!”闫森再次揉了揉马龙的脑袋,“别和科子别扭了,我再去给你要一个小泥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王励勤暗暗的冲马龙摆摆手,马龙连忙点头应道,“昂!不闹了,森哥你去休息吧,不用给我要小泥人了!”

      闫森扯开嘴角笑了笑,离开时的身影有些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  王励勤冲马龙点点头,转身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然后被怼的人就换成了许昕。

      “昂!你有没有脑子?有没有脑子?森哥才刚刚痊愈!你打那么起劲干什么!”马龙表现的比刚刚还愤怒,一起怼人的张继科板着脸不发一言,但从凌厉的剑式里也能感觉到他的愤怒。

      “对,师兄,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瞎子!”方博激动的在场边跳脚,瓜子也随手扔到了地上,“揍他!让他欺负森哥!”

      许昕狼狈的躲避着,一边对着马龙求饶,“师兄,师兄我错了,错了!别打了!”

      傍晚,同样去闫森房里却没找到人的孔令辉从方博那里听到这件事,特意绕去了秦志戬的房间,还顺手顺走了桌子上肖战送过来的烤兔肉。

      另一边,王励勤远远的看着在酒馆中买醉的闫森,眼眸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没关系的闫森,如果你的左手没办法再练剑的话,那我陪你一起从头开始,你练右手剑,我练左手剑,阎王双剑还是不拆。

      王励勤再度低下了头,心里再次重复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

故事54

章五十四

      闫森醒了后就把自己闷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孔令辉把闫森现在的情况告诉了肖战,肖战沉默了半晌,给邱贻可几个下了死命令,守着闫森,别让他干傻事儿。

      郝帅摁着几个师兄弟的头答应了肖战,毕竟眼下最重要的人还是闫森。

      另一边,张超跑去了百草谷和谷主大战了一天一夜,终于不辱使命的捧回了秘籍。

      马龙抱着碗坐在桌前,愁眉苦脸的,虽说千机阁的一切都可以用消息来换,可是那东瀛人的身份,他确实再也寻不出什么踪迹了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办啊?”马龙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抬脚踢了踢许昕,“大昕儿你也想想办法啊,继科儿他们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啊!”

      许昕叹了一大口气,往嘴里塞了一块饼,“要不咱换个方式?”

      马龙和许昕那边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来,秦志戬这边就已经收到了暗卫送上来的秘籍,千机阁不同于其他门派,他们都有着自己打探消息的渠道,他和孔令辉他们也是废了不少的心思,才将千机阁收到了自己麾下,只不过不过现在没有人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  肖战看了看重新回到手里的肖门秘籍,一时感慨万千,当年那些人将它夺走的时候,他还是个养尊处优的魔教少主,不是没想过要夺回秘籍报仇雪恨,之所以没成型,除了不想再沾染江湖事的肖教主,就是蔡门那闲云野鹤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“让我和马龙练?”张继科惊讶的抬头,“师父,这好好的,怎么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让你练你就练,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!”肖战抬手给了张继科一下子,“你看你师父我是来找你商量的吗?你明早麻溜的给我去练武场,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,最起码你得给我把第一层练出来!”

      张继科伸手揉了揉脑袋,冲着肖战离开的方向喊,“哎,师父你又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  肖战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,“找你秦叔去,跟他借马龙来和你练练!”

      “不是,您这事儿还没跟秦叔说就给我这边定下来了啊?万一人家要是拒绝了咋办?”张继科很懵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也是!”肖战顿住了,“求人办事儿空手去不太好,那我……玘子,玘子!陪师父出去打几只兔子去!”

      “师父你……”张继科眨眨眼,又眨眨眼,这什么时候传授武功都要上赶着求着别人学了?明明是他的师父,他们的门派武功,反倒是他更像那个顺带的。

      闫森那边需要人帮着按摩,今天正好是秦志戬过去帮忙,秦志戬也是典型的刀子嘴的代表,知道闫森怕疼,一进门就直接一句话先堵死了闫森。

      “你要是忍不了的话趁早就放弃吧!”秦志戬板着一张脸,“到时候我再给我徒弟重新物色一个搭档。”

      闫森咬咬唇,身体向内测靠了靠,给秦志戬空出了一块位置。

      孔令辉路过闫森的门前,就听到屋内响起了一声惨叫,不禁摇了摇头,他想尽了各种的办法,也只能采用最传统的方法来试上一试,如果……

      “哐!”一声响,孔令辉一抬头就看到了匆忙走出来的秦志戬。

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手法太差让人给赶出来了?”孔令辉满眼的怀疑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我不干了,这活儿你以后找别人吧!”秦志戬开口。

      孔令辉盯了秦志戬半晌,“闫森都没喊疼,你怕啥?不忍心了?”

      回应他的,是秦志戬转身离去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啊,孔令辉摇摇头,推门走进了闫森的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男女队互换教练

蛋蛋那场满脑子都是陈斌教练的没事没事没事

春风般的温暖啊

今天科龙决赛相遇了没有?

没有!!!